美女與荷官- 華人美女牌手劉璇:撲克世界歧視女人,但撲克給了我自由

華人美女牌手劉璇:撲克世界歧視女人,但撲克給了我自由

華人美女牌手劉璇:撲克世界歧視女人,但撲克給了我自由

說起華人牌手,許多人一定會馬上喊出這兩位的名字:「東方快車」—Johnny Chan、「讀心大師」—David Chiu。那麼,說起華人女牌手呢?相信很多人想來想去,或許只能找出一個「台灣女皇」—Maria Ho。

在2013年、2014年間,另有一位華人女牌手在中國撲克圈也非常火,她連續兩年參加WPT中國賽,在賽場上,氣質出眾且牌技過人的Xuan Liu劉璇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劉璇自2010年正式出道撲克圈,並很快以在2011年EPT 7聖雷莫站-主賽事中取得第3名的好成績揚名撲克圈;緊接着她還在2012年1月的PCA加勒比海岸冒險賽-主賽事中拿到第4名,獎金$600,000美元。此後,劉璇在撲克道路上越走越順利。

截至目前,劉璇在GPI上可追蹤到的錢圈記錄已達到47次,職業生涯獎金收入高達$1,684,165美元(摺合約1129萬人民幣),在全球女牌手排行榜中位居第13名。

說起劉璇如何接觸到德州撲克,那確實是有點「命運」的意味。

劉璇畢業於以數學和會計等專業著名的加拿大滑鐵盧大學,這所大學被稱為「德撲搖籃」。令人意外的是,她所學專業卻是社會發展和政法。她出生於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,從小心懷宏遠,一心想幫助更多的人。但後來她發現,要幫助別人首先要有資本,而撲克對於她來說,贏得比賽意味着巨額獎金,是一個女人通往自由的階梯。

更為巧合的是,在劉璇璇大學期間,Chris Moneymaker–一名不見經傳的業餘牌手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WSOP主賽上奪冠,贏得了250萬美元大獎。劉璇也深受感染。

於是,她立志成為專業的、世界級的撲克選手。

劉璇說:

1、我從不迷信,只是夠努力

你知道華人德州撲克大師 Johnny Chan 嗎?他賭博時喜歡在自己面前放個「」橙子。在他贏得兩連冠之後,其他選手也開始帶各種水果到賭桌上,希望能獲得好運。後來我跟朋友開玩笑說,Johnny Chan 說這樣做是因為橙子的香味能夠讓他暫時忘記煩人的煙味。

而我卻沒有任何一個這樣的習慣,不戴幸運飾品,不做任何有儀式感的事情。我不迷信,撲克最重要的不是運氣。我生於天津,5 歲隨家庭來到加拿大多倫多,幼年在中國時就喜歡麻將,從小喜歡下圍棋、國際象棋。小時候看奶奶打麻將,特別熱鬧,我就特別盼望長大一起打。我也從小一直喜歡遊戲。到多倫多以後,有一個香港電影叫《賭神》,裏面有劉德華和周潤發打撲克,我看完後覺得撲克很好玩,還跟我的玩偶娃娃一起打撲克。這是我從小培養出來的愛好。

和你們想像的不一樣,我並沒有生於一個富裕的移民家庭。5 歲時我們一家到多倫多時,媽媽的口袋裏才30 塊錢。爸爸媽媽忙於生計努力打工,沒有太多時間陪伴我。12 歲開始,讀書之外,我當過話務員、鞋店收銀員、教小孩念書……從小我就知道,掙錢是不容易的。錢對我來說是一個工具,能讓父母的生活好一點。

2003 年,我要讀大學了,在錄取我的學校里我選擇了滑鐵盧大學社會發展和政法專業,不是因為「德撲搖籃」這個響亮的名號,一是我喜歡這個專業,因為那時我特別想幫人,不在乎掙多少錢;二是在錄取我的幾所大學裏,滑鐵盧的獎學金最高。我確實又需要錢。

所以那時候你能感覺到我的矛盾和天真之處。

2、以前的Idol,現在的朋友

我開始和同學每個星期都去撲克賭場,從小賭注開始玩。朋友們經常會輸,因為他們當這是一個遊戲;可是我特別認真,我比所有人都用心地在努力。

撲克在我看來是一個公平的遊戲,你不用有世界排名也可以賺錢。在一張撲克桌子上,你比別的選手更強,就可以經常賺錢。如果你是那張桌子上最差的,就會輸。我當時想如果我是最差的人,我就回去好好研究牌技,看我可以在哪個方面努力,然後再回賭場試一下。

當然, 想贏得德州撲克,技術並不是最重要的。在一個信息不對稱的博弈狀態, 撲克大部分看籌碼。你要注意看對方的反應,包括籌碼的多少,甚至牌友細微的表情變化。

在朋友圈裏,有人送我暱稱「機械人」,快速、冷靜、準確、穩定。

2007 年冬天,我第一次參加了北美撲克比賽,是當時加拿大最大的德州撲克比賽。這之前,我常常去家附近的一家賭場,已經是佼佼者,我希望用這次大賽來證明自己。我給這次比賽制訂了計劃,我要一步步地打,比如先打籌碼500 級別的比賽,贏了之後再打5000 的,然後才能再贏一個10000的。

可是到了這裏,很多世界級的撲克手都來了,他們都是百萬富翁,都是我的Idol……我輸得慘敗,輸掉了我重要的積蓄,10000塊。

3、撲克世界歧視女人,但撲克給了我自由

你可能有點意外,撲克這個遊戲,不太歡迎女人。因為女牌手非常少,贏得大賽的就更少。所以在賽場上,男牌手看女牌手都會有一點輕視,認為女人沒有頭腦來玩這個遊戲。

在有些賭場裏,有男人會挑釁地問我,「你是用你男朋友的錢來打牌嗎,你拿着你男朋友的錢來揮霍嗎?」 有一次在一個男人這樣問了我之後,我不動聲色陪他玩,他輸得有點坐不住,還強作鎮定。正好我一個朋友過來了,他們原來認識。朋友告訴了他我是誰,贏過哪些比賽。他非常吃驚,連連抱歉。而我並不生氣,我已經用贏得的一堆籌碼教訓了他。

也有猥瑣男會叫我「黑寡婦」、「龍夫人」,可能我身材比較豐腴,又是東方面孔。每到這個時候我就笑笑,然後贏得籌碼。只要贏錢我就開心,他們說什麼都無所謂。

對於比賽獲得巨款的新聞,之前我比賽的獎金差不多有一兩百萬加元,但錢都是分很多次掙的,比如在意大利掙了50 萬,在巴哈馬又掙了60 萬,在網上也掙一些,在韓國也掙了一些…而且積蓄還需要支撐其他的大賽。所以我在撲克世界並沒有暴富,這個遊戲讓我最大的收穫是,自由。它讓我去了世界上很多地方,認識了很多不曾想像的人。

更重要的是,撲克世界為我找到了另一半,我的男朋友。

我男朋友曾經也是一名撲克手,我們在一次比賽後的聚會中認識,在不同的城市又遇見,同樣的牌桌,52 張牌,正面側面的交鋒…像一部奇情劇。只是劇本的續寫,是一個溫馨的場景。

2016年5月劉璇在APPT10澳門站邊賽奪冠

2016年,劉璇加入「GPL全球撲克聯賽」蒙特利爾民族隊,並且表現非常出色;與此同時,她還把一些精力轉移到Twitch直播、撲克培訓及陪伴家人上面。劉璇在平衡撲克與生活方面把握的很好,每年也保持在現場撲克上取得一定的成績。

劉璇自述來自:《嘉人》雜誌

了解更多撲克圈名人、獲取更多線上/現場比賽資訊,敬請關注徳撲賽事通!